kyuily0225

做做手工睡睡觉

林戚越:

自《送你一颗子弹》初,刘瑜的文字总是给人以一击而中的酥麻震颤感!
关于crush,那份短暂地、热烈地但又羞涩地爱恋,我还是想到了《廊桥遗梦》里弗朗西斯卡与罗伯特•金凯在短短四天之内就邂逅了一段灵肉相契的感情。
还有夕爷在《当时的月亮》里有一句词亦特别妙——当时如果没有什么,当时如果拥有什么,又会怎样。
在自己的电台里录了这篇中意的文,选的bgm分别是《怦然心动》的配乐和王菲的《我只爱陌生人,》。
唔,其实不过是一个向来不懂情爱为何物却佯装老道勘破的小女孩儿对于恋爱定义里一点勾人心弦的冰凉沉沦感的由衷慨叹。。

『crush(有删改)
刘瑜
英文里有个词,叫crush。如果查字典,它会告诉你,这是“压碎、碾碎、压垮”的意思。它作为名词,还有一层意思:就是 “短暂、热烈但又羞涩地爱恋”。比如,“I had a crush on him”,就是“我曾经短暂地、热烈地、但又羞涩地喜欢过他”。
Crush的意思,这么长,这么微妙,“心动”似乎是一个很接近的译法,但是“心动”与“crush”相比,在感情烈度上更微弱、在时间上更持久,而且有点朝恋爱、婚姻那个方面够的雄心。Crush则不同,它
昙花一现,但是让你神魂颠倒。
爱情是一场肺结核,crush则是一场感冒。肺结核让人元气大伤,死里逃生,感冒则只是让你咳嗽、打喷嚏,但是它时不时就发作一次。
Crush一般来势迅猛。初来乍到的时候,会让你误以为那就是爱情。它的爆发,一般是受了某个因素的突然蛊惑,导致你开始鬼迷心窍。可能仅仅因为一个男人的手长得特别好看,你就会喜欢他三天。还可能因为一个男人笑起来的神态特别孩子气,你整整一个星期都无法忘记那个表情。
然后你开始幻想。有那么一段时间,少则几天,多则几个星期,你活得腾云驾雾。 你幻想他来看你。你幻想你们走在大街上,过马路的时候,他拉住你的手,然后不肯放开。你幻想你们呆在房间里,换了三百八十种拥抱的姿势,却还是没有把要跟对方讲的话说完。
等你幻想完毕之后,这个crush也就燃烧殆尽了。
Crush和爱的区别就在于,那份幻想还没来得及变成行动,就已经烟消云散。也许是因为你很羞涩,不好意思表达,然后一不小心就错过了这个人。也许是因为你们没有“发展”的机会,时间或者空间的距离,让那份“心动”逐渐因为缺氧而窒息。也许是因为等到对方走得更近,你看清他的全部,他身上那个“亮点”渐渐被其他缺点稀释——爱情它是个小动物,没有点点滴滴行动的“喂养”,crush就那么昙花一现,然后凋零了下去。
对方可能甚至不知道你曾经“短暂、热烈而羞涩地爱恋”过他,你自己事后可能都不承认或者不相信自己曾经“短暂、热烈而羞涩地爱恋”过他,但是,的确有过那么一小段时间,因为这个人,你心花怒放。你七窍生烟六亲不认五迷三倒。你摆脱地球吸引力而在幻觉里展翅翱翔。
Crush是速朽的。它的残酷和优美,都在于此。
当crush试图从一个火花变成一个种子,在现实中生根发芽时,种种“计较”开始出
现:哎呀,其实他好像挺随便的……人品不怎么样……他还挺花心的……性格也不是那么好……然后“责任”啊、“道德”啊、“事业”啊,世俗的一切噪音,开始打着“爱情”的名义,潜入crush,把它从一声明亮的口哨腐蚀成一个拖沓的肥皂剧。
糟糕的是,人们总是把crush误以为是爱情,败坏那份幻想的轻盈。人们迫不及待地要从那瞬间的光亮中,拉扯出一大段沉重的故事,最后被这沉重淹没,深陷泥沼、积重难返。
所以,面对有些可能性,转过身去,是个美丽的错误,但是迎上前去,则是一个愚蠢的错误。
所以当crush来临的时候,放纵它,但无需试图抓住它。你可以托着下巴,设计那些明明不可能发生的事情的每一个细节:与自己辩论下一次见到他时该穿的衣服、该说的话、该问的问题、该有的眼神,与此同时,你深深地知道其实下个月,你就会将他忘记。你迷恋这份幻想,但也停留在这份幻想。你看着手中的那根火柴,那么短,慢慢地烧到了指尖,然后熄灭。熄灭之后,你心存感激,为无边黑暗里短暂然而鲜艳的那点火焰。』
分享了#瑰葭#的节目《crush——心动是锈于舌尖的喜欢(我只爱陌生人版)》: http://music.163.com/program/1367457348/479062553/?userid=479062553 (来自@网易云音乐)
分享了#瑰葭#的节目《crush ——心动是锈于舌尖的喜欢(怦然心动版)》: http://music.163.com/program/1367442766/479062553/?userid=479062553 (来自@网易云音乐)

评论

热度(8)

  1. kyuily0225林戚越 转载了此图片